孤鹿擁村。

JPJA,SD,維勇,織太,艾路,轟出。……
始終掉在深坑裡,半夜暗搓搓產腦洞就刪的。

[刀亂+MHA]綠谷你這樣很容易過勞死的啊喂!-01

一个私心脑。
刀乱+我英。
当预备役职业英雄还兼职审神者…?
cp其实未知(…)有可能刀审亲情向小英雄那邊cp,更有可能…(消音)
ooc有,文笔幼稚有。
私设多,慎入。
好像还没有接触过同时喜欢他们的,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


“啊—我是川下之子,加州清光。虽然不好上手,但性能很不错的喔。所以请主人务必好好…主人?!”

加州清光,就像刚刚所说的那般,川下之子,最可爱的打刀,临世不到一分钟,面临了自刃化成人身后的最大问题——他僵硬地把嘴合上并缓慢地将视线从面前的虚无一物中一格格往下移,实在是很想破坏形象的尖叫出声,他只是个刚刚被召唤出来的刃虽然他的神格、身为护身武器和已有的知识都告诉他要尊重并护主以及他现世后要保护历史等等的责任,但是他并没有被教导要如何面对并非短刀的小孩子啊——更甚者,呃,他要怎么对待身为主殿的孩子啊?!
以身体感受着在付丧神带着茫然不知所措甚至还捎上一点绝望的眼神下身上越抱越紧的双手的狐之助不用回头也猜得到年幼的绿发审神者的紧张指数大概要破表了,它甩了甩尾巴有些无奈的打断一人一刀的对视——以背上刚刚滴上的那两滴湿热液体来判断,假设一个盯着另一个发旋也算是对视的话,“那么审神者殿下的初始刀就是加州清光殿下了,请放心,刀剑们都会好好照顾你的,那么事不宜迟,请加州殿跟审神者殿先随我把教程完成。”

大概才堪堪够上现世小学教育的幼年审神者看了眼外面暗下的天色,对着身边刚刚召唤出来的厚藤太郎露出了一个明显夹杂了不安的笑容并迟疑地拉住了少年体态付丧神的衣角,刚刚告别了年幼审神者跟付丧神的狐之助在转角看见后彷佛稍稍安下了心走了,它不知道这个审神者是时之ZF从哪个时代带来的,彷佛连他们也不是很清楚绿发审神者的底细,只是下了将身上灵力大得惊人的审神者带来本丸,只给初始教程便可大致放置着的命令。

回到幼年审神者这边,他其实是在十分困惑而不安的状态就被直接带来本丸了,无论询问什么都几乎不被回答,只清楚自己无论如何也得先来了这里才可能再见到妈妈,身边还有一个看起来只比他大上一些的孩子,心里向往着并潜伏着的英雄特质忍不住探出了头,肚子已经饿的咕噜咕噜叫了,如果不吃饭的话身体就不会好,也不能长的跟欧尔麦特一样高了…!这样想着,他鼓起勇气对旁边的短刀笑了笑,并胆大地对低头看着自己的付丧神说出了除了你好之外的第二句话,“清光哥哥…?我们有食物吗?”
身为这座本丸此刻唯一一个看起来比较接近成年人的刃,加州清光只好噎下了想抱怨自己刚涂好指甲油的举动并安分地做了简单的乌冬面,尤其是被可爱的年幼审神者用看似胆大其实还是不安的大眼睛盯着,刚刚首次出阵受了中伤回来时他已经感受过那双眼睛盈满眼泪的杀伤力了,虽然十分可爱但他真的不想惹哭初次见面可爱的主殿,十分谢谢。

“那个…清光哥哥,谢谢你做的饭,很美味—!”年幼的审神者似乎终于放松了一点,但还是稍有些拘紧的放下筷子又点了点头似乎想增加自己的说服力,大概是因为被友善对待着填饱了肚子后加上夏日入夜后微风和小昆虫们的合唱声也发挥了作用,小孩子敏感又有点跳脱的性子让想家的念头终于往后退了些,身上穿着可爱的红色卫衣脸上又有着一点小小雀斑的绿发审神者露出了一个快乐的笑容,衬得他又加了几倍的可爱,完全不清楚付丧神们被打开了什么大门,绿发的孩子好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没有说过名字,笑容里又带了一点歉意和懊恼,“我是出久,绿谷出久,目标是成为像欧尔麦特那样的英雄!…那个,狐之助说你们也是像欧尔麦特那样的存在——”绿谷出久露出了一个隐晦的兴奋笑容,眼神却不可抑制地望着两个付丧神闪闪发亮。


TB不知道有没有C。
绿谷幼年化非永久,会恢复的,是因为其他人的个性导致的,这章没什么重点基本只是为了开个头但其实还是埋下了一个端倪,不知道明不明显……
一个小小的花絮(……)标题来源于想到了这个脑洞之后脑子里跳出了切岛上鸣对此的反应_(´ཀ`」 ∠)_。
其实超级期待其他刀的到来的,这就是个满足我自己脑洞的故事……自割腿肉好难过啊我明明没写过文的怂死啦。